關於部落格
CWT30攤位號碼:(六)H32/(日)H34
  • 523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A.I.】編號89757《拉斐爾》Act.6&7&8

 
    米雅三天沒有來學校了,這眾人可以諒解,也許她在溺水之後有什麼不舒服所以在家休養。
    但,同時讓班上議論的,是米雅三天沒來,當時帶她回家的拉斐爾也同樣的三天沒來學校,自然而然的引起了眾人的好奇心。
    「欸,沈維熙,你陪我們去米雅家看看她有沒有事情好不好?」米雅的兩個死黨,童昕和寧靜兩人,和沈維熙還算交情不錯,因此便找上他當護花使者。
    總覺得那天拉斐爾和米雅一同離去一定有什麼關聯,而米雅一定也會知道拉斐爾為何也沒有來學校,沈維熙一口就答應下來。
    放學走到門口,就剛好遇見了那個悲慘的校草,他一看見他們就眼睛一亮,然後欲言又止的模樣,三人對看一眼,馬上就猜出他的用意。
    「那個……我可以跟你們去見沙那同學嗎?我想……向她道個歉,是我害她被人推下水池……」他吞吞吐吐但是看來還頗有誠意的。
    畢竟他也算正當理由,三人也沒有反對的餘地,最後還是答應讓他跟著去了。
    真正來到米雅家門口時,他們都看呆了,因為,米雅家還真的是一看就知道是有錢人,從大門口的鐵欄杆到裡面的豪宅,看來少說也有一百公尺遠,再加上那些花花草草的,還真像是置身於歐洲的城堡一樣。
    他們忍不住的吞嚥了下口水,然後按下門鈴。
    很快的,門鈴上的彩色小銀幕顯現出一個中年婦女。
    「有事嗎?」那婦女好奇的從銀幕裡看了看他們。
    「啊,您好,我們是米雅的朋友,她三天沒來上學,我們有些擔心她,所以想來看看她,不知道可不可以?」童昕有禮的說著,然後就聽見中年婦人要他們稍等一下。
    約莫過了十秒鐘,婦人的臉又重新出現在銀幕上。
    「嗯,你們可以進來了。」說著,大門口的鐵門也緩緩打開。
    他們走進之後,到了房子門口,就看見剛剛在對講機上看見的中年婦人。
    「請跟我來。」中年婦人帶領著他們走進去,一踏進去他們就像劉姥姥逛大官員一樣的反應,瞪凸了眼的東張西望。
    「你們先請坐,小小姐還在睡覺,等會兒才會起來,我先去拿些茶點。」中年婦人帶著他們到客廳,微笑的說完,然後就離開了。
    四個人忍不住的東張西望著,然後看見了一旁櫃子上放著好幾張的照片,沈維熙是最先被吸引去注意力,他看著,越看眼睛睜的越大。
    照片上,是一個看來十七、八歲的紅髮美少年抱著一個五歲大的漂亮小女孩,但是照片並不只這一張,其他張一樣大多都是他們倆人,但是這並非讓他詫異的地方。
    他詫異的是,照片上的女孩明顯的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不停的成長,由五歲的小女孩成長到現在的妙齡少女,而那少女明顯的就是米雅,但是她身邊的美少年,卻沒有任何歲月的痕跡停留,直到最新的一張照片為止,那個紅髮的美少年還是維持著一樣的容貌。
    照片中都是他們親密擁抱著的畫面,在那紅髮美少年懷中,米雅多的像是饜足的貓咪一般安臥在那人懷中,他們之間有種別人無法介入的牽絆感。
    這人……是誰?難道就是米雅傳說中的意中人?
    莫名的,照片上那紅髮美少年鮮豔的紅色髮絲,讓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拉斐爾,這個想法讓他一震。
    會有可能嗎?
    「維熙,你在看什麼?」童昕和寧靜以及那可憐的校草也靠了過來,一看,通通和沈維熙一樣的睜大了眼。
    那個被拒絕的校草更是浮現了落敗的神色,因為比起他,照片上的紅髮美少年比他不知道還好上了幾倍。
    「這人……是誰啊?竟然都沒有老化……」童昕不可思議的說著。
    就在他們嘰喳討論的時候,端著點心的中年婦人又回到客廳來了。
    「對不起……請問一下,和米雅合照的人……是誰?」沈維熙忍不住自己好奇心的問。
    中年婦人不明所以的看了過去,然後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和慈藹的微笑。
    「那個是拉斐爾少爺。」中年婦人吐出了一個讓他們目瞪口呆的名字。
    拉斐爾……少爺?拉斐爾?
    剛好同名……還是真的是他們所認識的拉斐爾?
    「拉斐爾……也和米雅一樣讀我們學校?」如果是,那就是他們所認識的那個拉斐爾了?
    「是啊!」中年婦人微笑的丟出了兩個讓他們晴天霹靂的答案,因為他們學校,就只有拉斐爾一個人是鮮紅色頭髮。
    樓梯口傳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接著是一道沈維熙可以說熟悉的聲音響起。
    「柳姨,麻煩妳準備一些點心上去,米雅快醒了。」
    「好,我馬上去。」被稱為柳姨的中年婦人點點頭,轉身離開了客廳。
    四個人抬起頭,全都傻在那裡。
    他們看見的,正是照片上那個外表完美的美少年,有少年的青澀,也有男人的成熟感,完美的……讓人無從挑剔。
    「拉……斐爾?」沈維熙不可思議的開口。
    「有必要這麼驚訝嗎?」拉斐爾好笑的挑了挑眉頭,然後在看向那個明顯呆傻的校草時,金色的眼底閃過不可置否的光芒。
    「怎麼可能不訝異啊……」沈維熙忍不住的提高了音量。
    他們同班一年多,竟然沒發現在那眼鏡和頭髮底下隱藏了怎樣驚人的外貌。
    「你和米雅……是什麼關係?」那個校草忍不住的問。
    「你認為呢?」拉斐爾不答反問。
    童昕和寧靜都忍不住一再的看著他,然後問出了四人都想知道的問題。
    「你到底……是幾歲了?」
    「和你們一樣,十六啊!」如果依照他被製造出來的日期來說,到目前為止的確是十六歲。
    「但是你照片上……從好久以前就是這個外貌,那時候的米雅也才幾歲…」這怎麼可能?
    「因為我不算是和你們一樣的『人類』。」他微笑的說著,讓他們腦海一片亂哄哄,搞不懂他的意思?
    「不算人類……這是什麼意思?」沈維熙不懂的他的意思。
    「我是人造人……也就是所謂的生化機器人,但是我和一般機器人不同,我有情緒會思考,人類該有的一切生理現象與功能我也不缺,我的老化成長,會和米雅相同年紀時開始運作,在這之前,是呈現靜止狀態的。」他有一部分是謊言,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究竟是會和米雅同步率,還是長生不老,或者是……其他情形。
    人造……人?他們怎麼也無法相信無法接受,拉斐爾竟然不是人類?
    「所以說,我現在十六歲也確實沒錯。」
    「那你和米雅之間……到底算是什麼關係?」情人?家人?還是主僕?校草心中五味雜陳的問著。
    依拉斐爾優秀的條件,他知道自己實在沒勝算,但,他還是想要問出個確定的答案才能夠死心。
    「對我來說,我們是彼此的唯一,任何人都不能也不允許介入。」這句話不是拉斐爾說的,而是穿著一身粉色睡衣的米雅,揉著惺忪的睡眼,一邊打著呵欠一邊走下來的米雅所回答的。
    彼此的唯一……這比愛不愛的答案更讓校草難受,是什麼樣的感情才能夠稱作「唯一」?看著米雅一下樓就像隻小貓似的膩到拉斐爾懷中窩著,任何人都無法介入的模樣,他突然明白了。
    在米雅的世界,除了她父親,她不需要別的愛慕她的人存在,她眼中的男性從以前到現在就只有拉斐爾一個人。
    看見米雅毫不顧忌形象兩個字的無尾熊舉動,她的兩個死黨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因為他們從沒見過一向開朗又獨立的米雅這種模樣,至於沈維熙,總算明白了為何那時候拉斐爾會一直注意著米雅。
    他不是暗戀米雅,而是他們之間是彼此不可取代的存在,也許是情人,也許是家人,也許是主從,總而言之,沒人能介入。
    是不是機器人,這種問題根本不存在他們之間。
    或許每個人都會認為機器人不可能會有感情,但那又如何?是否真的能愛人,那是他們之間的事情,旁人無法介定與反對。
《Act.7》
可是我怎能講  怎麼做  怎麼愛 編號89757
我會閱讀 會下廚 會跳舞 編號89757
 
    學校有不少人議論著關於米雅拒絕了校草追求的事情,有人說米雅眼高於頂,也有人嘲笑米雅不識好歹,但也有人說也許米雅並非只看外表,流言總是不停的傳著。
    但米雅總是不在意,任由他們去傳,漸漸的,這事情也冷卻了下來。
    當然也有人問過校草探病之後的狀況如何,但他都只是苦笑的搖搖頭,然後不多說什麼,也不曾說過米雅的壞話,風度品性和他的外貌成了正比。
    不過他後來倒是和拉斐爾以及沈維熙變成了不錯的朋友,而且他們這些知道了秘密的人,也發現了拉斐爾的腦袋其實還真的如同活動型電腦資料庫,不管你問什麼問題,他都有辦法回答,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至於他既然如此厲害卻沒有拿全校第一的原因,他們都能夠理解。
    如果要他拿全部滿分也不是問題,只是考試對他來說是非常無意義的事情。
    而且他考前猜題的準確度高到會讓人懷疑他是否偷看過考題,他們也終於明白了米雅的好成績究竟從何而來,從此每到月考前,就會有五個人纏住他做考前大猜題,他們五人的成績進步的讓學校老師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然後就這樣度過了他們的高中生活。
 
畢業典禮當天
 
    他們四個人都一臉莫名奇妙的看著笑的一臉幸福到近乎讓人想打下去的米雅,搞不懂米雅為何會如此的開心。
    而且這個症狀似乎從她一個月前的十八歲生日隔天之後就存在了,只是,今天卻是變本加厲的幸福甜蜜。
    「米雅……妳最近怪怪的耶……老是在傻笑著,有夠破壞形象的。」寧靜推推她,搞不懂的問。
    「還有拉斐爾,怎麼這麼難得的沒出現?今天不只是妳,也是他的畢業典禮吧?」沈維熙搞不懂的頻頻看向拉斐爾空無一人的位置。
    米雅沒回答,只是嘿嘿嘿的笑著,讓童昕受不了的推了她腦袋一把。
    「真是夠了,妳到底在高興什麼?」
    只見米雅故裝慎重的咳了一聲,然後從背包裡掏出一疊的粉色精緻邀請卡站了起來,引起了全班的注意力。
    「嗯,各位同學,我今天要宣佈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有關於我的。」米雅眉眼都在笑,幸福的讓某位同學忍不住的脫口而出一句玩笑話。
    「會是什麼大事?該不會是要說妳要結婚了吧?」說完,全班都笑了,只有四個人一凜,一點都不懷疑這個可能性。
    果然,她下一句話就讓全班的笑聲嘎然而滯。
    「對啊!這個禮拜六喔!」一句話讓大家呆住之後下意識的看向二年級時轉到他們班上的校草,但只見他死命的搖頭。
    開玩笑,他就算有九條命也不敢跟拉斐爾爭,又不是不想活了。
    「來,這是喜帖,請大家務必光臨我的婚禮喔!」話一說完,慘叫聲四起。
    但更刺激眾人的是在打開喜帖之後看見上面的男方名字時。
    「米雅……妳的結婚對象……名字沒印錯吧?」
    「沒有啊,怎麼可能。」米雅一臉無辜的表情,讓眾人忍不住的低下頭再次確定他們所看見的。
    男方名字,拉斐爾三個大字印的清清楚楚,而且還有附上德文,就算想當看錯也不行。
    「米雅,這個拉斐爾……是我們班的那個拉斐爾嗎?」有人忍不住的問。
    「對啊!」兩個字,讓一堆人跌下椅子。
    不……不會吧?他們就算怎麼絞盡腦汁,也無法想像他們兩個竟然會湊成對,而且還要結婚。
    「妳怎麼……會選擇他?」放棄校草選擇一個不起眼的角色。
    米雅臉紅的傻笑了一下,然後無辜的爆出一個勁爆的連好友四人都會傻眼的答案。
    「因為……奉子成婚嘛!」
    噗!正在喝水的童昕沒氣質的將口中剛喝進去的水噴到坐在她面前的校草臉上,讓他一臉無奈的拿起衛生紙擦掉水珠。
    所有的人都成現石化狀態,而好友則是腦袋轉不過來。
    機器人也可以生小孩?也可以……做那種事情?
    「總之,大家星期六記得來參加喔!」說完,又是一片慘嘆,還有人喃唸著早知如此,當初就裝成書呆子樣來吸引米雅的注意力。
    就在眾男同學們哀嘆的時候,教室後門滑開,走進了一道人影,坐在後面先注意到的人都瞪大了眼。
    「啊,拉斐爾。」米雅高興的從講台前面跑向剛進來的拉斐爾,不少同學正打算用著哀怨的眼神看過去時,卻又再次的和那些先看到而且聽見米雅叫他名字的同學一樣,全部呆滯。
    在他們面前的,不是他們印象中熟知的書呆子,而是一個堪稱美男子的紅髮帥哥,和校草比起來,那等次差了十萬八千里。
    而且就如同他所說的他會成長一樣,兩年來,拉斐爾硬是抽高了十公分的身高,從原本的一百八十上跳至一百九十公分,身形看來更加精健修長,搭配上那張臉還真是完美的無可挑剔。
    除了童昕和寧靜,其他女孩子都看到呆傻,只差眼中沒冒出一顆顆的愛心和留下垂涎的口水了。
    「不是要妳別這樣跑跑跳跳的嗎?」接住他撲進自己懷中的身子之後,拉斐爾寵溺的摸摸她的臉。
    「我高興的忘了嘛!」她露出單純的幸福傻笑。
    拉斐爾笑著搖搖頭,牽著他在眾人瞪凸的目光之中坐下,然後就對上了校草頗為哀怨的眼神,讓他挑了挑眉。
    「你為什麼一定要挑這最後一天來打擊我的信心啊?」遇上他,他才會有自卑感出現。
    「你還有信心這種東西存在嗎?」拉斐爾更是不客氣的毒言毒語,一語命中他的心情。
    這人……永遠只有對米雅溫柔的跟什麼似的,別人…他一點都不客氣。
    眾人回過神,這次扼腕的不只男同學們,眾女同學們更是搥心肝的懊惱自己沒眼光。
    「米雅……真的懷孕了?」沈維熙不可思議的瞪著米雅平坦的小腹。
    米雅没回答,只是臉紅傻笑,然後鑽進拉斐爾懷中。
    「有意見?」他又不是一般機器人,他是有生命的生化機器人、或者說人造人,誰規定他不能生?
    「幾個月?」童昕好奇的摸摸米雅的肚子。
    「一個月。」米雅笑容幸福的說著。
    一個月……該不會是……
    「拉斐爾,你該不會把自己當成生日禮物送給米雅吧?」然後當晚就被一個名為米雅的色女給拆禮物了?
    「你覺得我需要送嗎?」拉斐爾瞥了他一眼,淡淡的反問,讓沈維熙無言的想到,拉斐爾以某種名義上來說,本來就是屬於米雅的,米雅高興怎麼做,拉斐爾大概也不會有意見。
    事實上,米雅是從父親那裡得知,父親對拉斐爾的看法以及拉斐爾的獨特之後,當晚就高高興興的拉斐爾做了這樣的要求,拉斐爾還是愣了一下之後,才哭笑不得的答應了。
    拉斐爾也果真不是普通人,當晚就立刻中獎,而墨利斯得知女兒懷了他的外孫之後更是笑的闔不攏嘴,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會反對。
    所以這一個月內,他們早就開始準備了讓兩人一畢業之後就馬上結婚。
    而製造出拉斐爾的聖璽更是送了他們一份大禮,就是聖璽不知何時替拉斐爾用了身分證明,讓他不再只是機器人,而是真正的有身份的人。
    拉斐爾是感激聖璽的,畢竟沒有聖璽就不會有他的出現,而他也不會遇見米雅。
    即使是現在,他還是覺得聖璽是個不可思議的人,竟然能夠製造出他們三個。
    他不是神,卻創造了三個有生命的個體,並給了他們不同的生活際遇。
 
 
《Act.8》
會流淚 會喝醉 會傷悲 編號89757
這世界 沒有妳 我是誰 編號89757
 
    後來聽米歇爾說,在他離開之後發生了不少事情,有人想奪取路西弗來使其強制甦醒認主,甚至在他們不答應之下炸毀了研究所,原本就在地下百公尺深的實驗室和路西弗,雖說那個強化過的實驗室可以抵擋逃過住崩落與摧毀,卻也因此深埋地底,不見天日,根本不可能挖出。
    拉斐爾有些感慨,路西弗都還沒認主,就這樣深埋到地底永遠沉眠。
    也許,他的主人並不存在這個時代吧!可能是百年後,也有可能是千年後,不過他和米歇爾都相信,總有一天,路西弗會出現在他們面前。
    至於他和米雅結婚之後,他們一直很幸福的生活著,退休之後的墨利斯把公司交給了他,而米雅也生了一對可愛的雙胞胎,然後養育長大。
    就這樣的牽手度過了七十多年,米雅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她死前唯一的心願,是希望來生還能再和拉斐爾在一起。
    而米雅死的那一天那一刻,雙胞胎看見他們父親留下一滴紅色的淚水,然後閉上了那雙罕見的金色眼瞳。
    他還活著,卻不再睜開眼睛。
    喪禮後的隔天,他把公司交給了兩個兒子和孫子,然後失去了蹤影,任誰也找不到,他就像是從這個世界上蒸發了一樣。
    雖然沒有遺傳到什麼不老不死的基因,但大家有目共睹的是他們家的後代,從此老化的非常緩慢,身體也比一般人健康,兩個雙胞胎到七十多歲時看來還像四十多歲一樣。
 
 
 
 
    在多年以後,有人似乎看見了和拉斐爾十六歲時一模一樣的紅髮美少年,在許多地方出現過,他緊閉著雙眼不曾打開,卻能像一般人一樣的自由行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