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CWT30攤位號碼:(六)H32/(日)H34
  • 523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棋魂同人]佐光--重生(下)

見狀,阿光原本想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的停住了。
   
他也想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他日夜思念的那個人,雖然說有點不可思議,但他卻有那種感覺。
   
而且,再也沒有人比他懂得佐為棋路的思考模式了。
   
「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
   
雙方客氣的說完之後便是抓子,結果是塔矢亮持白子,先攻,藤原持黑子,後攻。
   
一開始塔矢亮還不覺得這個男人的棋藝有什麼特別,可是隨著時間的遞增,他開始見識到男人的恐怖之處。
   
一些一開始他以為對方下在沒有用處地方的棋子,漸漸的顯露出作用,慢慢的蠶食鯨吞他的領地,簡直就像是摸透了他的實力的人,更有一種感覺,很熟悉的從對方身上散發出來。
   
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有過這樣的逼迫感,久到……他都快記不得了,那是……第一次和阿光下棋時的感覺。
   
沒錯,就是那兩次,那種被人從高處般靜靜觀察然後輸的一敗塗地的感覺,從那兩次之後,他只有在網路上的Sai身上感覺到過,從此之後,他都沒有再遇到這麼強烈的威脅,這個男人還是多年來的第一次。
   
他到底是……誰?塔矢亮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的實力果然強到讓人不敢相信的地步。
   
最後的結果,塔矢亮輸了十五目,被對方狠狠的拋的老遠。
   
對於這種結果,老實說,阿光一點也不意外。
   
剛剛觀棋的時候,他就看出了那一貫的風格,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
   
他也肯定了他的身分就是他所想的。
   
「我輸了。」塔矢亮輸了也很有敗者的風度,接受了自己真的輸給對方的事實,只是同時也不明白,這個男人既然有如此高妙的棋藝,為何卻名不見經傳。
   
這男人的棋藝也讓他大大的震驚,簡直就像是學會了現代定石法的本因坊秀策,棋路可以說是秀策的,但卻又更精明。
   
「既然小亮也輸了……近藤,你要不要也試試看,多少也知道自己的實力到哪。」緒方看了看阿光,也頗為看好近藤這個後輩。
   
雖然近藤的狀況不能說絕對穩定,但是他的恐怖之處就是在於和每個不同的人對奕過後,都會吸取對方的優點而快速成長,就像是沒有底限一樣,他很想看看,在和藤原這樣的高手對奕過後,會出現怎樣的成長。
   
阿光微微一愣,下意識的看向藤原,然後在對方那溫和微笑的一瞬間,他看見了一抹極為熟悉的色彩閃過,讓他心中一突。
   
「好啊!」沒什麼考慮的他就答應了,別人也不覺得奇怪,真正的強手總是會喜歡向上挑戰的。
   
兩人抓子,這次是藤原先下。
   
看著那先落下的一步棋,阿光很冷靜的思考著。
   
如果是佐為…佐為都是怎麼下的呢?先不管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佐為,如果是佐為,經過了這些年,佐為的棋藝也不可能停留在當年的原地,當年學會了現代下棋方式的佐為都能夠打敗塔矢洋行,現在應該是更加技高一籌了吧?
   
但是,佐為的基本思考方式還是沒有改變的……
   
阿光下棋的速度變快,藤原也是如此,雙方打起了快攻戰,但讓旁人訝異的是,即使是快攻,在一來一往之下,阿光卻沒有落敗的跡象,藤原也沒有,兩人平分秋色的持續著。
   
雖然他們是快攻,但是在你來我往之下,時間卻也拉長了不少,甚至超過了和緒方與塔矢亮的對奕。
   
說他們兩人不意外是不可能的,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阿光可以堅持到這種地步,是因為和他對奕的很強,所以他愈強則強嗎?
   
最終收盤,出現了驚人的結果,雙方沒輸沒贏,平手收局。
   
但即使是這樣,也夠讓人意外的了。
   
「竟然能夠平手,阿光你也真是強,只是……還是沒贏,不能知道這個小夥子的名字也真可惜啊!」一個旁觀的老伯伯說出了大家的心聲,也對阿光改觀不少。
   
藤原還是微笑著,一點都沒有因為出現平局場面而有所意外的表情,彷彿阿光和他平手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就在大家還覺得惋惜的時候,阿光卻語出驚人。
   
「我知道他的名字啊!」他很肯定,眼前的人絕對是佐為,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從幽靈變成一個真正的人,甚至還比他年長,但,他卻是再肯定不過了,因為剛剛那一盤棋,是他記憶中,最後一次和佐為下棋時的那一盤未完的棋局,這一次,佐為讓這盤棋有了結局。
   
這句話有如平地乍起的一聲轟雷,讓緒方和塔矢亮都呆了。
   
對於阿光說知道他的名字,藤原一點也沒有意外的樣子,只是笑容的弧度又更深了。
   
「你說你知道?」塔矢亮意外的看著阿光。
   
「他叫『Sai』,漢字是『佐為』這兩個字,藤原佐為。」永遠抹不去的名字,阿光從來就沒有想過可以告訴過別人,但是今天,終於讓他說出來了。
   
Sai?他叫Sai?
   
緒方和塔矢亮的震驚可說是不小的,在圍棋界中,Sai的名字可以說是如雷貫耳,每個人都聽過這個人,畢竟Sai打敗了塔矢名人還讓他從此引退,實力可見一般,但,卻沒有人看過這個只存在網路中的神祕棋士,甚至還有人猜測搞不好Sai是AI。
   
而現在,卻出現了這個神祕的高手,名字也叫Sai,這,是巧合,還是他就是Sai本人?
   
佐為沒有否認,也就代表了他承認阿光的話,這也讓阿光激動的心情更加難以平復。
   
再差一點點,他的眼淚就要奪眶而出了。
   
緒方原本想問阿光怎麼會知道的,但他卻突然的浮現了一個想法。
   
當年塔矢名人和Sai的對戰,似乎就是近藤光牽的線,如果真是這樣,近藤光應該是早就認識佐為了。
   
「你們……認識?」這句話是塔矢亮問出來的。
   
佐為笑了,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承認了塔矢亮的問句,也是給阿光一個明確的答案。
   
「我認識阿光的時候……他還是個不懂圍棋是什麼小學生哩!現在都已經到九段的程度了。」之前沒說什麼話的佐為,果真是語出驚然,在場的人也是怎麼樣都沒有想到,阿光和佐為已經認識那麼久了。
   
尤其是塔矢亮,聽見佐為竟然比他認識阿光還要早,心中莫名的不快了起來。
   
「這麼說來……五年前贏了塔矢名人的就是你?」緒方訝異的提高了聲音,五年前……這個年輕人才幾歲?應該連二十都不滿吧?
   
對於他的疑問,給予肯定的是阿光。
   
「佐為是我最早的圍棋啟蒙老師,他的圍棋真的很強。」再怎麼說,佐為也就等於本因坊秀策,他就是本因坊,後來的人在怎麼樣也都只是在追逐著他的影子,唯一一個可以追上他的人,只有阿光。
   
他的存在……是為了阿光,佐為知道。
   
當初他知道自己的存在,只是要讓阿光成長,這是他的使命,所以替阿光打開了那扇真正通往近乎神技的大門之後,他就已經準備放心的離開。
   
只是沒想到,阿光對他的強烈思念,能夠穿越時空的界限,讓他原本飄散失落的其他魂魄回到二十多年前,一等他五年前主魂消失在阿光面前,就融進那個靈體不全的身體內,也讓他真真正正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不再是一抹旁人所看不到的幽靈。
   
所以今天,他是來找他,是為了他而來的,他不管自己的使命是否已經結束,只要阿光還有一天需要他陪在他身邊,他就會一直在他身邊,直到他不要他、不想在見到他為止。
   
從看著阿光的一步步成長開始,他就已經離不開他,只是以前的他並不明白,自己對阿光的特殊感情,一直到後來,他才想通自己的感情。
   
所以從今以後,他會一直一直的待在他身邊。
   
眼角看向塔矢亮,佐為淺淺的笑了一下。
   
對了……他差點就忘了,還有這一號的天字大情敵。
   
不過他相信……塔矢亮不是威脅的。
   
想贏過他……他還得回去修個幾百年才能和他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